博物馆历史

 

择将抵税赠与的毕加索作品安置在萨累公馆的决定很快就有了结果:当时是1974年,即毕加索去世后的一年。实际上,之前就已经对于巴勃罗·毕加索的遗产继承有所准备,特别是1960年代末为此创立了有偿赠与机制,因为艺术家的日渐衰老使此举变得刻不容缓。这套可以让政府取得大量毕加索杰出作品的程序(通过继承人的捐赠不断得到充实),意味着需要找到一个地方用于作品的保存和展览。经毕加索家人同意,文化国务秘书米歇尔·盖(Michel Guy)决定将藏品安置于巴黎第3区托里尼街5号萨累公馆。这栋建筑属于巴黎市政府,1968年被列入历史古迹名录(10月29日政令)。

1974年起,这些历史古迹开展了修复工程。1975年,经过商议,巴黎市议会决定将萨累公馆改造为国立毕加索博物馆:将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安置在这样一些大宅邸和历史建筑中是十分合适的(例如波舍鲁城堡、昂蒂布城堡、加利福尼别墅)。

问题是如何在新近拔地而起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与这处由古老的萨累公馆变身而来的专门性的文化遗产场所之间创造出一种对比来,为展示20世纪艺术而建造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也保存了一些毕加索的作品。毕加索的艺术应当在多种类型的20世纪艺术展示场所中放出异彩,无论是最具有现代感的建筑,还是最富有文化遗产气息的地方。1981年签署了99年租约,国家以象征性的租金向市政府租下萨累公馆并承担其改造工程和维护费用。

1979年至1985年期间,由建筑师罗兰·西穆内(Roland Simounet)主持公馆的修复和重新布置,以令其成为一处适合保存和展览毕加索作品的场所。在比较了四名建筑师及机构(罗兰·西穆内、卡洛斯·斯卡帕(Carlos Scarpa)、让·蒙日(Jean Monge)、罗兰·卡斯特罗(Roland Castro)的GAU集团)的设计方案后,1976年罗兰·西穆内被任命主持将萨累公馆改造为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项目。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知名建筑师。罗兰·西穆内1927年出生于阿尔及利亚,在1964年进入巴黎马拉凯码头建筑学院之前,他一直在故乡工作,参与一些穷人临时居住区的建设项目,包括为国际现代建筑协会研究阿尔及尔贫民窟(1953年)以及建造Djenan el Hassan城(1957年)。在建筑师生涯中,他把勒·柯布西耶的现代主义遗产与地中海传统结合起来——柯布西耶也从地中海传统中寻找灵感——在地平线上做文章。

阿斯克新城的里尔现代艺术博物馆(1983年揭幕)——他因该馆的设计方案赢得了1973年的竞赛——展现了这种建筑体群落的设计,这种模式也可以在依地势而建的有着不对称布局的内穆尔史前博物馆(1981年开放)看到。

萨累公馆无疑是一项特别的挑战。这涉及到在一栋已经存在的建筑上做文章,改造计划要求他尊重公馆被列入历史古迹名录的部分,如灰墁雕饰或石雕饰(门厅、主楼梯、朱庇特厅)。这些限制好比西穆内所面临的地面高低不平的问题:他的方案是竞赛中唯一打算在公馆的原有空间上纳入博物馆而不考虑扩建的方案。罗兰·西穆内设计的现代主义空间与这座风格细腻而复杂的建筑全方位地结合在一起。

“自然地”通往二楼的主楼梯是改造项目的中枢。参观路线为“之”字形。坡道提供了另一种上下楼的方式。亮光漆和哑光漆形成对比,使墙面有了韵律感。这项工程不同于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的翻新工程,后者的内部结构有如建筑中的一个壳。在萨累公馆,建筑保留了其空间和内部及外部的视野。通过公馆每层楼氛围的变化以及原有建筑与展览空间之间的通透,此项目带来了一次真正漫步于建筑艺术中的好机会,让人们在观赏毕加索作品的同时探寻这座17世纪的豪华公馆。迭戈·贾柯梅蒂(Diego Giacometti)为博物馆设计了家具。

不过,由于技术难题、预算削减以及计划时不断修改,此项目在罗兰·西穆内最初的构思上经历了许多变动。坡道和夹层被缩减了。某些计划建设的空间也被迫放弃,如原定在附属建筑内打造的临时展览空间以及修建在附属建筑地下层的多媒体厅。同时还放弃了在沿着靠维耶杜唐普勒街的花园修建的地基上建造一栋包含艺术家工作室和机房的大楼。这些空间的放弃使得现有展厅无法展示全部的作品。

国立毕加索博物馆于1985年10月正式揭幕。

罗兰·西穆内以萨累公馆的改造工程获得银角尺奖。

运行25年后,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必须更新其技术设施并重新定义它在萨累公馆中的存在。首先,文化与交流部决定2006年至2009年期间开展外立面、外部装饰和围墙的修复工程。此举可拯救公馆的柱顶盘上楣和三角楣的重要雕饰。2009年实施的修复、翻新和扩建计划无论是目标还是预算上都超过以往。这可以使博物馆符合现行建筑新法规的要求,确保藏品和公众的安全,同时可以深度修复博物馆。

此计划依照几个方针进行。内部修复工程规模较大,旨在让萨累公馆重现光彩。它首先涉及到的是一栋17世纪的建筑,包括修复大厅和主楼梯的装饰,改造主庭院并重铺地面,翻新门窗,修复附属建筑的平台,检修屋顶,改善主楼梯的环境。此前罗兰·西穆内完成的整修工程也会得到进一步的修缮。行政管理部门迁至附近的场所,这样可以腾出空间用来展示藏品。经过最新开展的工程,用于展览永久藏品及开展公众活动的面积就将扩展至整个建筑的使用面积,即5700平米。

这样的变局有助于重新设计更大范围的参观路线并给参观者带来在博物馆的别样的体验。各处通道也得到了检修。由此,今后附属建筑用于接待工作,借助各种服务和设施以及底层和地下层的专用场所打造进入博物馆的舒适环境。博丹及合伙人建筑事务所对建筑的这一部分进行了整修。项目将恢复这栋17世纪建筑的各处空间,特别是家禽饲养场的几何形和视觉设计。老马厩的亭阁和主庭院上方的露台将被改造为参观路线的一部分。这些在家禽饲养场下方挖掘改建和扩大的空间将会用于接待公众,在此设有一个接待处、售票处、厅堂、资料区、冬夏自助餐厅、书店-商店、衣帽间和卫生间。

位于花园边的技术设施翼楼可安设一个模块化会议室用作多媒体厅,可在此举办活动。此改建还可以在这里安设藏品管理区(中转区、博物馆学工作室、物流场所)和博物馆工作人员专用区(休息室和厨房、衣帽间和卫生间)。花园被改建并重新打造,露台种上植物。
主楼中的参观路线有所改动。在花园和主庭院边,可以看到建筑正面有一排17世纪的房间。展览在5层开展(地下层、底层和楼上3层)。通过各个修复好的楼梯(原有的主楼梯、罗兰·西穆内增建的楼梯)、罗兰·西穆内设计的坡道、北楼和南楼中整修好的两部电梯。
此通道能够将搬迁行政管理部门或技术设施释放出来的空间,与翻新的空间中的藏品展示大厅联系起来。

由于萨累公馆的部分建筑被列入历史古迹名录,需要在这些部分(外立面、外部门窗、主庭院和主楼梯、护壁板厅)开展的工程委托给了历史古迹首席建筑师斯蒂芬·图安(Stéphane Thouin)监理。公馆及附属建筑室内重新布置以及技术设施翼楼和花园的工程在让·弗朗索瓦·博丹及合伙人建筑事务所的建立下进行,该事务所是文化与交流部2008年12月至2009年4月经过对其项目、能力和手段进行考察后指定的。

 

 

萨累公馆

 

如布鲁诺·富卡尔(Bruno Foucart)1985年所言,萨累公馆有可能是“17世纪巴黎大公馆中最宏大,最特别的”。它经历了数个租用者,这是此处的一个特点,在用作博物馆之前,很少有人使用这里,只是偶尔租给私人、重要人士和机构。

它是包税人皮埃尔·欧伯特(Pierre Aubert)请人建造的,与另一座雄心勃勃的著名建筑——尼古拉·富凯(Nicolas Fouquet)的沃子爵堡齐名。当时皮埃尔·欧伯特以富凯为靠山。他在1630-1640年代通过各种手段累积了大量财富,包括带来钱财的婚姻和花钱买下各种职位:从此成为巴黎金融界大鳄以及国王的秘书和顾问。皮埃尔·欧伯特作为包税人以国王之名征收盐税,巩固了自己的地位。这样的差使很快给公馆带来了名称——“萨累公馆”。

 

萨累公馆的这位主人实际上是一位试图跻身上流社会的“贵人迷”。为此,他选择了一个还未被建筑塞满的街区,亨利四世曾修造皇家广场来推动这里的建设。老玛黑区的城市拓展邻近圣热尔维医院及其“园地”,后来成为圣阿那斯塔斯的修女们的“地盘”。丰特奈的地主皮埃尔·欧伯特1656年5月16日花费40000利弗尔从修女们手中买下了一片位于珍珠街北面3700平米的地皮。他选择了一位不为人知的年轻建筑师让·布利耶·德·布尔日(Jean Boulier de Bourges)或称让·德·布利耶(Jean de Boullier)来修建宅邸,使其具有了一种神秘感。这位建筑师来自本地的一个泥瓦匠家庭,他的爷爷曾为皮埃尔·欧伯特的岳父家——夏斯特兰家族服务过。1659年底,工程在历时3年后竣工,皮埃尔·欧伯特乔迁新居。主楼梯豪华的雕饰是由加斯帕尔(Gaspard)和巴尔塔扎尔·马希(Balthazar Marsy)兄弟以及马丁·戴斯贾丹(Martin Desjardins)完成的。

 

萨累公馆属于典型的马扎然式建筑,体现在建筑形式上的深刻革新,新的出资人对此起到了推动作用,如皮埃尔·欧伯特或是尼古拉·朗贝尔(Nicolas Lambert),后者几年后订购了他在路易勒沃的公馆。当时,红衣主教马扎然引进的意大利式巴洛克风格十分流行,促使建筑师构思新的空间并与弗朗索瓦·芒萨尔留下的设计遗产结合起来。作为时代的创新,萨累公馆包含了双主建筑和双排房间,扩大了使用面积。它的布局是不对称的:庭院边的外立面被一栋与之垂直的翼楼一分为二,把主庭院和家禽饲养场分开了。庭院体现出时代的创新:它有着令建筑外立面显得活泼的曲线。外立面有七个跨梁,突显出了三层建筑的突出部分。

小突出部分的三角楣是参照芒萨尔的古典主义风格,上方装饰着叶饰、水果和花卉的纹章图案的大三角楣则是巴洛克风格。丰富的雕饰(狮身人面女像、爱神)也显示出外立面整体的巴洛克特点。庭院边的外立面则要朴素一些。

最后,主楼梯是公馆中的一大杰作,它最近得到了全面的修复。它采用了佛罗伦萨老楞佐图书馆的米开朗基罗楼梯的设计方式。没有封闭的楼梯井,而是两段雍容华贵的楼梯,上面是凸出的楼厅和走廊。通过透视效果的加强,视野得以延伸,楼梯看上去如同一个表演厅。至于灰墁雕饰,正如描述的那样,如同“阿尼拔·卡拉切(Hannibal Carache)在法奈斯长廊绘制的壁画的雕塑版”(让·皮埃尔·巴伯隆):闪电之鹰、花叶边饰 中的精灵、考林辛式壁柱、各方神灵,令人眼花缭乱。

 

1660年,丰特奈的皮埃尔·欧伯特买下了一些阻碍公馆由花园通往维耶杜唐普勒街的建筑。包括一个室内网球场,它在1634到1673年期间作为玛黑剧院使用,高乃依的早期剧作就是在这里创作的,皮埃尔·欧伯特仍然同意演员们租用这个剧院。

这样的荣华富贵皮埃尔·欧伯特没有享受太长时间,1663年随着富凯的倒台而失势了。破产后,他的这栋豪宅受到了众多债主的觊觎。相关司法程序持续了60年之久。不过公馆这段时期用于出租,特别是威尼斯国王把它租来作大使馆,1728年公馆被人买下。1790年大革命期间,公馆作为“流亡贵族的财产”遭到查封(有可能被人洗劫过),成为“国家文库”,用来存放在当地修道院发现的图书。1797年再次被售出,为一个家族所拥有直至1962年。在这段时期,它曾被租给一些机构使用,包括冈塞与布茨林寄宿学校,巴尔扎克曾在此次就读;中央工艺制造学校(1829-1884),极大地改变了公馆内部的布置;之后先后为铜铁工艺大师亨利·维安(Henri Vian)和一家铜铁工艺集团租用至1941年;1944年后成为巴黎市工艺学校。1964年巴黎市政府买下公馆,1968年10月29日被列为历史古迹名录。最初的陈设早已不见痕迹。1974年至1979年,公馆得以修复,恢复了其最初空间中的大部分,之后又由罗兰·西穆内重新对其进行整修。

更多详情:让·皮埃尔·巴伯隆(BABELON Jean-Pierre), 《贵人迷的宅邸:巴黎托里尼街5号萨累公馆》,载《艺术杂志》1985年68卷,第68期,第7-34页。 链接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pour le musée Picasso Paris, 1985.
© Musée Picasso Paris / Béatrice Hatala, 2011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pour le musée Picasso Paris, 1985.
© Musée Picasso Paris / Béatrice Hatala, 2011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Roland Simounet,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pour le musée Picasso Paris, 1985.
© Musée Picasso Paris / Béatrice Hatala, 2011

Vue de la façade, côté rue de Thorigny.

Béatrice Hatala,
Vue de la façade, côté rue de Thorigny.
© Musée Picasso Paris, 2011.

Vue de la façade, côté rue de Thorigny – détail, le fronton.

Béatrice Hatala,
Vue de la façade, côté rue de Thorigny – détail, le fronton.
© Musée Picasso Paris, 2011.

Le grand escalier à double révolution.

Béatrice Hatala,
Le grand escalier à double révolution.
© Musée Picasso Paris,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