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

 

 

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藏品超过5000件艺术作品和上万件文件。这些藏品因其优秀的质量、庞大的规模和艺术领域的多样性,成为世界上唯一兼有毕加索绘画、雕塑、版画和素描作品的公共藏品,通过草图、试画、速写、素描本、版画、照片、图书、影片和文献,展现艺术家的创作过程。


 

藏品的构成

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藏品是靠两批抵税赠与的艺术品建立起来的,分别是1979年巴勃罗·毕加索的继承人和1990年杰奎琳·毕加索的继承人转移给国家的。其后不断得到充实。

毕加索的私人藏品依据其愿望由其继承人赠与了国家。它起初包括1973年捐赠成为国家藏品的50多件古今大师们的作品。1978年他的继承人的第2批捐赠充实了藏品(150件)。

1978年他的继承人还交托了毕加索的个人文献,之后1992年捐赠成为国家藏品(20万件)。

为创立毕加索博物馆,自1980年起毕加索的亲朋好友遗赠、抵税赠与或捐赠了大批文物。

自1985年创立起,博物馆定期实施有偿收购政策。此举使上千件作品成为国家藏品。

这批不同寻常的藏品令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在世界范围的毕加索作品展示及其生平、作品和现代艺术研究领域中能够占据重要的地位。

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藏品构成的特殊情况赋予了这批艺术财富无以伦比的地位。这样一大批文物成为国家藏品是对继大皇宫、小皇宫和国家图书馆举办毕加索85岁寿辰大型庆祝活动之后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决定实施的大规模文化遗产计划的回应。在他的推动下以及预见到巴勃罗·毕加索的遗产继承,1968年出台了法令允许继承人通过赠与艺术品的方式来支付继承税,“以求促进国家艺术遗产的保存。”

1979年毕加索的继承人抵税赠与国家的艺术品是通过此方式构成的首批国家藏品财富,有助于从零开始创立一座大型的毕加索生平及作品专题博物馆。此外,国家有权优先选择艺术家继承人赠与的艺术品,有助于构建“毕加索的毕加索”最具代表性的藏品,即艺术家生前保存的作品。

这批举世无双的藏品迎来了1973年赠与国家的毕加索个人藏品(个人藏品的捐赠附带一条禁止外借给法国或外国机构举办展览的条款),并在1978年加入了第2批文物:100多件作品,包括伊比利亚雕塑、非洲或大洋洲面具,还有勒南、柯罗、维亚尔、塞尚、高更、马蒂斯、海关关税员卢梭、雷诺阿、布拉克、莫迪利亚尼、米罗的油画以及德加、基里科、贾柯梅蒂的素描。

1990年,杰奎琳·毕加索的继承人的赠与补充了原有藏品,特别是艺术家晚期的重要画作、雕塑、素描和画册。

1992年,毕加索的继承人将其私人文献赠与国家,这批文献被交给博物馆保存和研究。

 

 

藏品

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藏品中包括一批20世纪艺术扛鼎之作。点击此处浏览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精选藏品: http://navigart.fr/picassoparis/ 以及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团队撰写的关于作品的50份详细说明。

 

绘画作品

毕加索绘画作品的历史在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藏品中得以展现,包括近300件画作。从蓝色时期的《自画像》和《赛乐丝汀娜》到晚期的吻、大裸女、斗牛士和乐师,涵盖了毕加索艺术生涯中主要时期的代表作。《亚维农的少女》的素描稿、1912年的《藤椅上的静物》(第一件现代艺术拼贴画)、立体派杰作《弹吉他的男子》和《弹曼陀林的男子》(1911-1913年),立体主义时期别具一格的组装、纸张拼贴和结构系列(1912-1916年),古典主义杰作《泉边三女子》和《排笛》,1924-1930年期间卓越的超现实主义油画系列,描绘西班牙内战的“战争绘画”,纳粹占领法国时期的《死亡象征》,50年代混合了波普精神的绘画和雕塑,以及最后十年与古代大师们对话的作品。

 

雕塑作品

1985年开放以来,毕加索博物馆展出了一批雕塑、陶瓷和工艺品佳作,此前长期都存放于毕加索的不同工作室中不对外展览。约250件三维作品构成了艺术家最完整的立体作品,其中有众多罕见的作品,如浮雕画和立体主义结构作品。

馆中将几乎所有毕加索的雕塑作品汇集成一个其绘画艺术的实验室:原始立体主义的木头和青铜作品(1906-1909年)、立体主义的结构作品(1913-1916年)、铁丝模型如《阿波利奈尔纪念碑项目》(1928年)、在波舍鲁创作的大型石膏头像系列(1930年)、《花园中的女人》的象征性人物(1930年)、《牛头》(1939-1943年)、《男子与羊》(1943年)、柳条和组装作品《跳绳的小姑娘》(1950年)、《山羊》(1950年)、《雌猴和小猴》(1952年)、1960年代革新性的剪切铁皮作品。都是毕加索雕塑作品的代表之作。

所有这些与一批独特的摄影作品一起保存在博物馆中。作为毕加索工作室的常客,布拉塞(Brassaï)留下了一大批关于毕加索雕塑创作的的照片。

它们自然而然地与毕加索的雕塑联系在一起,是这些雕塑的铭记,1996年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收购布拉塞拍摄的关于毕加索的作品及生活的照片时,成为博物馆藏品。

 

图画与版画作品

在毕加索工作室,纸张各式各样:首先有用来画画的纸,另外还有粘在一起的、撕碎的、拼贴成形的,总是物尽其用,很少有丢在一边不用的。藏品中有3900多件,记录的是艺术家的肖像纪念、图画创作,这些都能够变成雕塑和绘画。1979年赠与的巴勃罗·毕加索作品是一份不可思议的遗产,可以看到他娴熟地运用材料和技法:铅笔、木炭、粉笔、水彩,以散页或册页的形式,总之,所有能反映在纸上的东西。从青少年时代的风俗画到年老时富有寓意的速写,毕加索画出了他的生活。他也用版画描绘生活,他注意到这项技艺潜力无限,可以大批量的制作,并始终与他不断变换的创作方式保持着关联。毕加索对古代、现代和当代文学以及前辈大师的关注在博物馆保存的图书藏品中得到体现。书籍就像是某种意象和幻象的特殊载体。毕加索与一些著名的版画艺人合作,给这个极具创造性的领域注入了新的空气,这在数百件试张、样张、雕版、复绘张、付印张、模板以及修改后的作品上得以反映。

毕加索积累的文献于1992年由其继承人赠与国家以及法国档案局和法国博物馆管理局并被移交给毕加索博物馆进行保存和利用。

一份简明清单可区分出照片文献和纸质文献,后者包括了“书面”文献。

照片文献超过17000件,显示出毕加索对摄影媒介的兴趣,这种兴趣通常是实验性的。汇集了毕加索自己以及20世纪摄影大师们拍摄的照片(主要有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布拉塞(Brassaï)、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亨利·卡地亚·布莱森(Henri Cartier-Bresson)、吕西安·克莱格(Lucien Clergue)、罗伯特·多瓦斯诺(Robert Doisneau)、道格拉斯·大卫·邓肯(Douglas David Duncan)、朵拉·玛尔(Dora Maar)、曼·瑞(Man Ray)、琼恩·米利(Gjon Mili)、爱德华·昆因(Edward Quinn)、安德烈·维莱(André Villers))。

这些照片反映了毕加索与摄影大师们的紧密合作。

全部书面文献超过10万份。它们来自毕加索的各处住所,包括他写的东西、个人证件、账户、图书、展览目录、通信、作者手书、著作草稿、小册子、请柬、剪报等等,所有这些有如生活的隐迹纸本,因为毕加索“保留所有一切”是出了名的。

 

图书与文献

图书馆汇集了约11000册著作。它们都是近30年通过购买、捐献或交换而来的。馆内还藏有100多本巴勃罗·毕加索原创插画的图书。

博物馆团队精心维护着这些关于馆内藏品以及与巴勃罗·毕加索相关主题的文献资料。

此外,博物馆还拥有不同来源和格式的音像资料。

 

贾柯梅蒂设计的家具

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拥有迭戈·贾柯梅蒂(Diego Giacometti)专门为萨累公馆室内陈设而设计的50件不同寻常的家具。

这批独一无二的家具包括青铜桌子、凳子和椅子以及各种样式的青铜树脂灯具,它们是1985年毕加索博物馆开放时通过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发起的一份公共订单向这位艺术家购买的。

家具由雅克·莱杜泰铸造厂生产,是在迭戈去世后几周交的货。灯具由阿里贡工坊制作,运用了20世纪雕塑名家的老手法。这些家具将迭戈·贾柯梅蒂细腻的艺术世界呈现在眼前,展现出桌子、凳子和椅子图案中纯粹的希腊式线条,或是通过簇拥着灯具的郁金香和枝叶以及两只站在青铜灯笼金属枝架上的小猫头鹰表露出自然界的气息。

请访问我们的欧洲遗产日博客中关于迭戈·贾柯梅蒂设计的家具的3页内容。

Pablo Picasso, La Célestine

Pablo Picasso,
La Célestine, mars 1904.
Huile sur toile, 74,5 x 58,5 cm. Don de M. Fredrik Roos,
ancienne collection Max Pellequer, 1989, MP1989-5.
© Succession Picasso 2013.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Droits réservés.

Pablo Picasso,, Étude pour "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nu de face aux bras levés,

Pablo Picasso,,
Étude pour “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nu de face aux bras levés, Printemps 1907
Gouache, fusain, crayon graphite et craie blanche sur papier vélin postérieurement marouflé sur toile, 133,5 x 81 cm. MP13. © Succession Picasso.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Franck Raux

Pablo Picasso, La guenon et son petit

Pablo Picasso,
La guenon et son petit, octobre 1951
Plâtre original (céramique, deux petites autos, métal et plâtre), 56 x 34 x 71 cm. MP342. © Succession Picasso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Béatrice Hatala

Pablo Picasso, Minotaure caressant du mufle la main d'une dormeuse

Pablo Picasso,
Minotaure caressant du mufle la main d’une dormeuse, 18 juin 1933- fin 1934.
Pointe sèche sur cuivre. IIe état. Épreuve d’essai sur papier vergé de Montval, après l’aciérage de la planche et les biseaux, tirée par Lacourière en 1939, annotée « Bon à tirer », signée, 38,5 x 50,5 cm. Don, 1982, MP1982-152. © Succession Picasso 2013.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Thierry Le Mage.

Pablo Picasso, Troisième de couverture d’un carnet avec inscriptions

Pablo Picasso,
Troisième de couverture d’un carnet avec inscriptions, 27 mars 1963.
Crayon cire sur carton beige, 21 x 27 cm.
Dation, 1979, MP1886.(3c). © Succession Picasso 2013.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Jacques L’Hoir / Jean Popovitch.

Pablo Picasso, Le peintre

Pablo Picasso,
Le peintre, 6 mai 1915
Crayon graphite, crayons de couleurs et crayons cire sur papier Ingres beige, page de carnet, 21 x 27 cm
MP1886(28r). ©Succession Picasso. Cliché : RMN-Grand Palais / Jacques L’Hoir / Jean Popovitch